非法傳銷禁不絕 借互聯網狂斂財 (圖)

作者:STEPHANIE 發表日期:2017-08-12 17:09:03

非法傳銷肆虐三十年上篇

編者按:近期內地接連爆出有青年人在求職時,被誘騙誤墮非法傳銷組織致死的惡性案件,引發社會對非法傳銷的關注。非法傳銷為禍內地已有近三十年,經數次嚴打不絕,成為社會毒瘤。本報今、明兩天闢專題報道內地非法傳銷之現狀與內幕,期助讀者遇陷阱時得以辨清。

升級版噱頭多方式多樣化 農村青年及大學生成受害者

內地大學畢業生李文星身陷非法傳銷導致死亡事件,令非法傳銷再次成為社會公眾關注和聲討的焦點。事實上,最近30年非法傳銷一直未被禁絕,甚至因網絡興起而有「升級」趨勢。來自農村的求職青年和大學畢業生成為龐大受害群體。如今,非法傳銷緊隨社會經濟發展潮流,除了傳統的線下拉人頭、非法拘禁等方式,更衍生出互聯網線上傳銷犯罪,編織一張無形的網,大肆斂財。 ■香港文匯報記者 敖敏輝 廣州報道

業內人士指出,上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美國一個化妝品品牌在廣州註冊,正式登陸中國內地,採取建立層級發展會員等傳銷代理的方式銷售產品。之後,這種以抬高價格發展會員賣產品的傳銷方式在中國內地大肆蔓延,各類傳銷公司達5,000多家。1998年,國務院下文正式禁止傳銷活動。然而,各類以不實際賣產品的傳銷活動在部分重點地區迅速發展。多部門反覆清查打擊,但往往沉渣泛起。

金額動輒逾億元

2009年9月,剛大學畢業的劉娟前往廣東珠海某培訓學校面試,卻被騙進傳銷窩。由於受到人身限制和威脅,她只能配合,並以「赴上海培訓需購置電腦」、「生活費沒了」為理由騙取父母、同學共1萬多元(人民幣,下同)。警方通過線索摸排,迅速解救了包括劉娟在內的多名大學生,並控制了骨幹人員。這是2009年廣東警方破獲眾多案件中的一小宗。

廣東再次部署高壓嚴打行動,共搗毀傳銷窩點1,077個,清理遣散傳銷人員10,926人,對774名傳銷頭目及骨幹採取了強制措施。次年,國家工商總局、公安部不再將廣東列入全國整治傳銷活動的重點地區,這是近十年來廣東首次「摘帽」。然而,非法傳銷活動在廣東一直沒有絕跡,包括廣西、江浙、安徽、天津、東北等地的傳銷活動更甚囂塵上。上世紀90年代末以來,自主就業的大學生群體,成為傳銷組織重點招募對象,以「80後」、「90後」為主的年輕打工一代,不少人也捲入漩渦。

跨省跨區域明顯

雖然打擊力度不斷增大,但非法傳銷活動也不斷在演變。特別是手段更為高明的「南派」傳銷,更「發明」出新型互聯網傳銷方式,且受害群體已不限於青年群體,涉及金額動輒億元以上。

廣東警方今年上半年打掉一個以「1040陽光工程」為噱頭的非法傳銷團夥,打「中央操盤,純資本運作,在北部灣佈局,暗中實施『國家秘密政策』,為北部灣吸聚資金」等幌子,通過網站及社交媒體,招募投資者繳納投資款成為會員。據了解,該傳銷集團誘騙入夥的資金高達8億元,受害者分佈在全國多個省份。由於被誘騙進行了投資,不少受害者不得不轉而進行「拉人頭」的活動,越陷越深。

廣東警方表示,此種升級版傳銷,噱頭多,方式多樣化,且跨省跨區域特點明顯。由於發生在網絡上,理論上可以無限制擴張,危害性極大。

渴望逆轉人生 求職學子高危

據警方介紹,自上世紀末大學生開始自主就業擇業開始,這個群體就一直是非法傳銷活動最大的受害群體之一,而其中以李文星為代表的來自農村的大學生又佔絕大多數。反傳銷諮詢救助網負責人、中國反傳銷協會會長李旭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在集中『上課』、吃大鍋飯、睡地鋪的『北派』低端傳銷組織裏大學生特別多,尤其是沒有畢業的大學生,有的能佔到該組織人數的70%至80%。而且還多是異地傳銷,就是把人騙到外地去。」

下線不乏高學歷人士

有媒體起底傳銷組織頭目的身份,發現有的非法傳銷大佬本身是文盲,其下線中卻不乏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白領,甚至還有在讀博士。還有名牌大學研究生、曾獲中國大學生年度人物候選提名的創業明星,也加入了傳銷組織,很多大學生也因為其快速暴富的業績,成為其下線。

業內人士指出,在非法傳銷手段不斷升級換代的當下,大學生對這些傳銷活動是防不勝防,而另一方面深層次原因是,比起那些農民、普通的打工者,他們有更為強烈的擺脫現實命運、實現人生逆襲的渴望。

在中國裁判文書網上,以天津、傳銷、非法拘禁為關鍵字進行檢索,2016年共有31份判決書,2017年也有17宗,其中受害者絕大部分都是年輕人。

新聞鏈接:廣西來賓曾「名聞全國」

回溯過去三十年來非法傳銷在中國發跡、蔓延的過程,就不得不提廣西來賓,這個曾經是「南派」傳銷「集大成」的小城。

來賓位於廣西中部,壯族發祥地之一,是一個民風淳樸,各民族和諧共處的美麗小城,民眾生活悠閒自得。業內人士指出,這裏的寧靜祥和在2001年被打破,那年,一個叫「深圳文斌」的傳銷團夥在廣東遭到致命打擊後,經廣東信宜等地進入來賓-這個交通優越且消費低廉的縣城盤踞下來,來賓由此走上了和傳銷鬥爭的道路。

2002年年末,來賓晉級為地級市。為了發展經濟,來賓市出台了一系列優惠政策,並向農民提供10萬元至30萬元的無息或低息貸款,鼓勵基建。許多農民開始貸款建房,有的一家人就建了幾棟房子。原本狹小的縣城被揠苗助長,大量湧現的空閒房屋,進一步刺激了傳銷者的到來,甚至還在當時引發了一場不小的傳銷遷徙潮。傳銷集團以「連鎖銷售」、「陽光工程」、「西部開發」等幌子進行傳銷活動。

2005年前後,傳銷活動在來賓達到巔峰,僅當時官方公佈的傳銷人員就達3萬人之多。央視披露,來賓政府廣場長期成為傳銷的活動場所。來自全國各地的傳銷骨幹,紛紛前往來賓「培訓」、「深造」。後來,「全國打擊傳銷專項行動」啟動,來賓被列為重點督查督辦對象。但在2006年和2011年,來賓市又因傳銷回潮問題兩次被中央媒體批評報道,再次被推上全國輿論高度關注的風口浪尖。

之後,當地大規模持續高強度打擊,來賓的傳銷團夥又紛紛遷徙。不過,傳銷活動在當地並未絕跡,幾乎每一年,來賓當地都會破獲涉案千萬元以上的傳銷大案。

內地警方近年屢破傳銷大案

「善心匯」涉嫌特大傳銷案

今年下半年,公安部組織各地警方,依法對深圳市善心匯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張天明等人涉嫌以「扶貧濟困、均富共生」為幌子,策劃、操縱並發展人員參加傳銷活動,騙取巨額財物被查處。據保守統計,善心匯發展會員在200萬人以上,其頭目斂財超10億元(人民幣,下同)。

「雲在指尖」特大微信傳銷案

2016年由湖北警方破獲。據查,廣州市雲在指尖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通過微信公眾服務號「雲在指尖」,參與人員在購買一定金額的商品後成為會員,再繼續發展其他人員購買商品加入則可獲得當事人給付的佣金。據統計,該團夥發展會員280多萬人,涉案逾6億元。

香港「亮碧思」特大跨境傳銷案

亮碧思公司在香港註冊,以商品代理之名,行傳銷詐騙之實。該團夥以深圳為橋頭堡,不斷用豪車接送內地各省份的會員赴香港上課培訓。2016年至今,包括廣州、深圳等地警方先後破獲相關系列案,涉案金額在3億元以上。

「1040陽光工程」組織、領導傳銷案

今年上半年由廣東警方破獲。該團夥打「中央操盤,純資本運作,在北部灣佈局,暗中實施『國家秘密政策』,為北部灣吸聚資金」的幌子,通過網站招募投資者,繳納投資款成為會員。該案涉案人員眾多,金額更達8億元。

「廣西一號傳銷大案」─

「1.18」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系列案

該團夥通過不停發展下線發展,傳銷體系成員超1,900人,涉及新疆、安徽、四川等多個省份,網絡層級超過40級,涉案金額達23億元。2014年5月,該案告破後,有多達118人獲刑。

整理:香港文匯報記者 敖敏輝

特稿:「南派」柔情 「北派」暴力

據中國反傳銷協會的網站介紹,傳銷也有「門派」之別,分「北派」和「南派」,這種區別,主要是體現在操作模式而非地域。南、北派傳銷又會相互融合,目前幾乎每個省份都能找到兩派蹤影。

對於「北派」傳銷,洗腦並不是最關鍵的環節。今年4月,平面模特童亞萍因為接下同行群裏的「一個通告」,從北京到了天津,當她抵達一處「服裝廠倉庫」後,卻遭一夥人禁錮11天之久。在那裏,她每天在監視下「上課」、玩遊戲、聊天,甚至去廁所。她陷落的就是「北派」傳銷。「北派」傳銷主要盯住年輕人,尤其是從貧困地區走出的學生,由於他們有迫切找工作的需求。所以每年6月、7月是團夥吸納人員的高峰期。雖然以提供正式工作誘騙年輕人上u容易,但畢竟他們是相對有頭腦的一群人,要想把他們留住,暴力手段是不二選擇。

巧立名目 進行洗腦工程

「南派」傳銷,則經常打「政府支持」、「民間互助理財」等旗號,以考察項目、包工程為名把人騙到外地,並進行一系列的洗腦工程。「地方政府暗中支持傳銷」是傳銷者給每個新來者要上的第一課,「公安局就在咱們旁邊,也就50米遠,可能讓咱們幹壞事嗎?武警部隊也就在這邊,他能不管嗎?」還有更離奇的,是有傳銷者這樣告訴新人:「2005版的人民幣你們仔細看過嗎?背面的29個點意味發展29個人可以當老總,人民大會堂的三個台階和五根柱子以及5段防偽金屬線都寓意五級三晉制。」

雖然「南派」傳銷也會發生收手機這樣的事,但總的來說,是不限制人身自由的,剛開始甚至帶你到處遊玩。整套洗腦過程中,最重要的是調動人感性的一面,以及對傳銷社群的所謂「認同」:我們每個人都是在為理想而奮鬥,而干擾我們的所有負面因素,都是通往財富自由道路上的阻礙。


本文來源:http://paper.wenweipo.com/2017/08/12/YO1708120007.htm




Tag:
本文鏈接:http://www.cateringhk.com/224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