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歲老人打造「夜郎穀」

作者:Fannie 發表日期:2017-11-01 03:51:16

原標題:77歲老人打造「夜郎穀」

原標題:77歲老人打造「夜郎穀」

   >>專訪人物

   宋培倫,男,1940年2月生,貴州湄潭縣人。>>專訪背景

   不久前,英國BBC報道了貴州77歲老人宋培倫用20年時間打造奇幻城堡「夜郎穀」的故事,引起海內外讀者的廣泛關注。近日,華商報記者采訪了宋培倫老人。

  小時就夢想建立自己的藝術王國

   華商報:您和您的「夜郎穀」經英國BBC報道後,一下子在國內外火了。

   宋培倫:是的,「夜郎穀」近來很火,這是我沒想到的。「夜郎穀」的新聞經BBC報道後,上海一媒體轉播,半小時點擊量超過10萬,環球時報官微轉發,至今閱讀量已達一千多萬。國外媒體對「夜郎穀」的關注,讓「夜郎穀」有點牆內開花牆外香的味道。

   華商報:BBC的報道稱,您在藝術領域興趣廣泛,成績斐然。

   宋培倫:過獎了,我隻是一位藝術愛好者而已。小時候,我喜歡畫漫畫,17歲開始在報刊雜誌上發表作品。1984年,我的漫畫《也是足球》獲中國足球漫畫金章獎。中年時期,我又喜歡上了雕塑和陶藝。1986年,我的雕塑作品《麵具臉譜》獲第六屆布拉格國際舞美展「傳統與現代舞台美術結合創新獎」;1987年,我被授予貴州省「從工人到藝術家」稱號。

   華商報:從漫畫家到大學老師,到「旅美藝術家」,再到「夜郎穀穀主」,您的身份一直在發生變化。

   宋培倫:我的身份、職業經常變化,但從小熱愛美術和本地民間藝術的喜好始終未變。1987年至1989年,我曾受聘在貴州大學藝術學院(原貴州省藝術高等專科學校)任教。由於我天性自由散漫,很快就從大學辭職了。1993年,香港一家旅行社邀請我前往美國佛羅裏達參加錦繡中華建設活動,在美國當了一年的旅美藝術家。1996年,我在貴陽市花溪區流轉了300畝荒山,我才確定,我這一生究竟要做什麽。

   華商報:當時心裏有明確的目標嗎?

   宋培倫:我的老家在貴州湄潭,那裏山上有很多神秘古城堡。另外,我對家鄉古老的儺(讀音nuó)文化、生命文化非常喜歡,小時就想着長大後能租下一塊地方,建立自己的藝術王國。

  想讓儺文化在「夜郎穀」得到傳承

   華商報:「夜郎穀」為什麽選在貴陽花溪,最初投資多少?

   宋培倫:貴州是我的家鄉,花溪思丫河兩側最初是一片原始森林,有很多石頭,適合做雕塑。最初租這塊地時,花費並不多,隻有幾萬元。

   華商報:「夜郎穀」是什麽時候開建的,現在完成了多少?

   宋培倫:1997年,「夜郎穀」正式開始建設,至今已20年了。20年來,我和周圍村鎮的幾十個村民捶捶打打,用最簡單的石塊、罐子等材料,打造出具有濃厚儺文化氣息的人文景觀。目前300畝荒地,已經利用的有上萬平方米。

   華商報:很多人想知道,您的作品為什麽叫「夜郎穀」?

   宋培倫:貴州是夜郎古國的屬地,西漢時期就已經形成,後來雖然消失了,但是至今還有很多有關夜郎文化的傳說。小時候,我經常聽老人講述夜郎古國的故事,對它很有感情,我想讓儺文化在「夜郎穀」得到複興和傳承。

   華商報:「夜郎穀」在您心中是一件怎樣的作品,有詳細的設計思路和方案嗎?

   宋培倫:夜郎穀不是完全按曆史或考古的樣子複製,而是我個人對夜郎文化的理解和解讀,實際上就是我自己心中的夜郎古國,希望我的創作能讓大家感受到貴州的民風民俗文化。

  20年就地取材潛心打造「夜郎穀」

   華商報:「夜郎穀」的建築為什麽以石頭為主?

   宋培倫:「夜郎穀」依山而建,根據當地山體形狀、河流走向和它的原生狀態進行設計和打造,所以更多的是因地製宜,就地取材。「夜郎穀」建設期間,我組織當地村民,用他們從小就會敲打石頭、開石頭的手藝,用石頭建房子,建雕塑,20年來,我們就這樣相互合作,一起打造出了目前的「夜郎穀」。

   華商報:「夜郎穀」什麽時候能建好?

   宋培倫:我經常給村民和遊客講,「夜郎穀」雖然建了20年,但仍然隻建了一半,另一半就是要留給社會、留給自然、留給曆史、甚至留給後人,留給他們來完成。很多人參觀後說,「夜郎穀」是大自然的創造,而不是人為建成的,因為這些景物與大自然渾然天成,高度統一,這正是我一直以來的追求和目標。

   華商報:因為「夜郎穀」的原因,有人叫您「夜郎穀穀主」,有人叫您「夜郎穀堡主」,您更喜歡哪一個?

   宋培倫:相比老總老闆之類的俗稱,這兩個稱呼我都喜歡。

   華商報:當地村民介紹,您更喜歡他們叫您「老鬼」或「老石匠」。

   宋培倫:是的,當地人對老人都敬稱老者或老鬼,石匠這個稱呼把我與他們當成一樣的人,其實就是沒把我當外人。

   華商報:您給外人的印象一直是長發飄飄,仙風道骨。

   宋培倫:我是一個懶人,生活要求極低,身體一直很瘦。

  為建「夜郎穀」借款300多萬

  藝術創作非商品 不想被錢綁架

   華商報:「夜郎穀」建設之初,您的家人支持嗎?

   宋培倫:家人大多不支持,直到現在,妻子仍不理解我為什麽放着舒適優越的生活不過,偏要把自己關在山裏20多年,過着隱居一樣的生活。

   華商報:建設「夜郎穀」要花很多錢吧,經費主要來自哪裏?

   宋培倫:20年來,為了建設「夜郎穀」,我借了300多萬外債。最困難的時候,甚至將「夜郎穀」中的房子作了抵押。

   華商報:向誰借的錢,壓力大嗎?

   宋培倫:都是向支持我的朋友和附近村民借的,他們理解我,願意出一份力,也不着急讓我還錢。好的是,近一兩年來,「夜郎穀」的門票收入越來越好,目前已還掉200多萬外債,還剩下100多萬。

   華商報:有人說,「夜郎穀」建設20多年,早該賺錢了,但在您手裏卻一直虧損,是您不懂經營,浪費資源。

   宋培倫:我對「夜郎穀」的定位,是一個文化藝術與大自然共生共長的博物館,我的工作是藝術創作而不是商品買賣。當初開建時,我就沒想過靠它賺錢。我不想自己被錢綁架,讓作品失去藝術和文化的特性,那樣我會很不舒服。這幾年,「夜郎穀」象徵性收取的門票也是為了「夜郎穀」的維護和再建設之用。

   華商報:聽說有很多開發商想和您合作,都被您拒絕了。

   宋培倫:是的,「夜郎穀」出名後,很多開發商前來參觀考察,表示了投資意願,數額從幾百萬到幾千萬不等,甚至還有過億的。但最終沒有一個談成的,因為這些人在投資前,無一例外地提出了改造景區的要求,而這些改造要求,與我對作品的定位格格不入。

   華商報:有網友稱讚,您是一個為了夢想絕不妥協的人,也有網友指出,您不會變通,是個「倔老頭」。您如何看?

   宋培倫:感謝網友對「夜郎穀」的關注,建設「夜郎穀」是我為了完成兒時的夢想,堅持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而已,無論好壞,我都將對自己的決定負責。 華商報記者 陳有謀


本文來源:http://news.ifeng.com/a/20171031/52867616_0.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cateringhk.com/32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