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裝箱貨車司機半數睡嗎不足4小時 車輛事故頻發

作者:Hailey 發表日期:2017-11-16 14:41:32

疲憊的集卡司機,為何停不下來

  服務區淩晨爆滿,王少華決定堅持到義烏。

晚上8點,寧波北侖的天已經很黑了。38歲的王少華急匆匆走進路邊的一家快餐店,隨意扒了幾口飯,轉身出門,開啟新的路程。這個點,離他上一趟跑車結束才剛剛過去半個小時。

王少華是一名集裝箱貨車司機,從業十多年,平時專門跑“甬金線”,往返北侖與義烏之間。像王少華這樣的集裝箱貨車駕駛員,在寧波北侖有將近兩萬人,其中光“甬金線”的專職司機就有數千人。對於他們,集裝箱貨車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第二個家”。

令人心酸的是,他們往往是高速交通事故的主角。近日,錢江晚報聯合FM93浙江交通之聲,跟隨集裝箱貨車司機進行了一次長達30小時的跑車。

王少華的工作時間從每天晚上8點開始,拿著箱單去碼頭提取空的集裝箱,然後把箱子裝到集卡車上,從北侖出發前往義烏裝貨。

晚上10點,王少華駕駛著集裝箱貨車開上了寧波繞城高速,一路向西行駛。深夜甬金高速上的車流不大,放眼望去大多是重型貨車。作為集卡車司機,預防開車疲勞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有時會嚼一塊口香糖或是一顆檳榔,實在沒辦法了,就在車裏嗷嗷大叫來提神。”

一個多小時後,王少華漸漸犯困。他慢慢地低下了頭,點了點又迅速抬了起來,迅速搖了搖頭,繼續注視前方。“做我們這行相當辛苦,平時周一到周五,這輛集卡車就是我們的家。有時候夜間困了,就會選擇高速服務區休息。如果服務區滿了停不進去,隻能選擇集卡車多的地方靠邊停車,這樣還算相對安全。”

第二天淩晨0點20分,錢報記者跟隨王少華來到了甬金高速嵊州服務區。整個服務區63個大型車輛停車位上已經停滿了集卡車,不少車排到了匝道上。王少華決定再開一會堅持到義烏。

淩晨2點半,王少華駕車來到了義烏港的大門口。義烏港要早上5點才開門,王少華抓緊時間在車裏睡一會。

清晨5點20分,按照排隊順序,王少華的集卡車開進了義烏港。根據箱單的信息,王少華將車停到裝貨的指定上貨位置後,終於有時間安心在車裏休息一會。

一小時後,對接貨物的公司派人敲了敲車門,確認貨車已經到位。按照流程,義烏港的外貿公司和貨代公司會安排人手給王少華的集裝箱裝貨。可是裝貨的消息遲遲不來,司機又不能離開,王少華更加沒有心思休息。

一直到下午三點,也就是整整等了9個半小時後,王少華的集卡車終於開始裝貨了。原來,客戶臨時取消訂單,貨代公司緊急重新找客戶,讓王師傅換一個集裝箱,總之不能空跑回寧波,那樣大家都賺不到錢。

晚上八點,王少華終於換好了箱子,開始了回程之路。

第三天淩晨2點半,王少華回到了寧波北侖,將貨物放在指定碼頭。回顧這一趟往返寧波義烏的行程,花費了30小時30分鍾。而在這30個小時裏,王少華分三次,隻睡了不到6小時。

FM93浙江交通之聲針對往返義烏、寧波的3697位集卡車司機進行了問卷調查。數據顯示:40.8%的人有因疲勞駕駛引發事故的經曆;79.5%的司機一周跑5次以上;而一次運輸途中,40.5%的司機睡眠不到2小時,49.1%的司機睡眠在2到4小時。

疲勞駕駛導致集卡車事故頻發。根據浙江高速交警的數據統計,從2015年至今,浙江全省高速公路除杭州、寧波繞城高速外,一共發生涉及集裝箱貨車的事故1279起,占事故總數的6.02‰,造成101人死亡,占全省高速公路事故死亡總人數的12.6%。

不少駕駛員告訴記者,沒人願意疲勞駕駛,實在是沒有地方可以停車休息。“本想在嵊州服務區睡覺,可是去晚了根本就沒有車位停。寧波繞城高速和甬金高速的不少匝道上,每天晚上集裝箱卡車都停得滿滿的,沒地方睡覺才導致疲勞駕駛。”一位司機說。

為什麽不選擇先下高速休息再返回呢?“從北侖來往義烏的集卡車,在通行上有一定優惠政策,但隻限於幾個特定的口子上下高速,如果沿途下去再上來,優惠政策就沒了,要多花一兩百元。”高速交警寧波支隊四大隊民警樂明解釋。在問卷調查中,89.1%的駕駛員表示,不願意下高速休息的最主要原因是不能享受通行優惠政策。51.9%的駕駛員最希望改進的就是高速通行優惠政策。


本文來源:http://www.dzwww.com/xinwen/shehuixinwen/201711/t20171116_16664955.htm




Tag:
本文鏈接:http://www.cateringhk.com/398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