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貧民窟 她看到了一個怎樣的印度?

作者:Alexis 發表日期:2017-11-19 14:58:26

  近日,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刊載了自由撰稿人莫尼·巴蘇的一篇文章。中產階級的巴蘇帶著80多歲的家庭老保姆阿米娜走出貧民窟,來到加爾各答最繁華的高端商場。富裕與貧窮,新印度與舊印度,會產生怎樣的碰撞呢?

  和很多人一樣,巴蘇對貧困知之甚少,隻知道印度正逐步成為世界範圍內的新興經濟大國。但有一道鴻溝卻越來越大,富人和窮人位於這條鴻溝的兩極,正如巴蘇和阿米娜一樣。

  國際救援組織樂施會的報告顯示,印度最富有的10%人口掌控著整個國家80%的財富,最頂層1%的精英階層擁有印度58%的財富。換個說法,16個印度富人擁有的財富相當於6億人的財富總額。

  在巴蘇看來,這些數字太過驚人,今天的印度好像“精神分裂”了。一個是經濟、軍事、技術不斷提升的民主國家;另一個是陰影籠罩的貧民窟之國。75%的人口依然生活在貧困中,隻有11%的人家裏有冰箱,35%的人不會讀書寫字。

  印度不隻存在於政客和媒體的吹捧中。巴蘇找到生活在加爾各答貧民窟中的阿米娜,希望從她口中了解真實的印度。走出貧民窟,仰望加爾各答的繁華,阿米娜會如何作答呢?

  巨大轉變的背後

  自1998年開始,阿米娜就在巴蘇父母家裏做工,主要負責打掃衛生。2001年巴蘇父母過世後,巴蘇隻有在回加爾各答時才能偶爾見到阿米娜。巴蘇的父母早年移民美國,後不斷往返於美印兩國間。巴蘇一直在探求,印度從貧窮的“第三世界國家”和英屬殖民地發展成世界大國,在這些巨大轉變的背後,它究竟是一個怎樣的國家?

  穿過一條漆黑曲折的小胡同,巴蘇來到阿米娜的住所。所謂的住所隻是一個小房間,空氣中彌漫著煤煙味,還混合著香蔥、大蒜和香料的氣味。阿米娜的房間沒有窗戶,看起來像一個黑乎乎的洞穴。簡陋的床下墊了磚塊,以防在雨季來臨時受潮。隔板上放著一個上世紀90年代生產的電視機。床對麵的牆上僅有一隻滿是劃痕的鋁罐。阿米娜和孩子們住在一起,每月支付2美元租金。如果不是有租房管製,她的女兒女婿可能沒有能力再讓她繼續住下去。

  印度經濟學家迪萬達·沙馬提倡有利於窮人的迂回式發展。他認為,印度的稅收結構和其他政府激勵機製服務於富人。

  美國喬治敦大學經濟學專家拉傑·德賽認為,造成印度貧富差距的其他因素還包括性別、種姓製度、居住區域。比如,和一些居住在偏遠農村的窮人相比,阿米娜的生活已經好很多了。

  “這是哪兒?太幹淨了”

  出發前,阿米娜換上一條紗麗,盡管很舊。她依然赤著腳,龜裂的腳上滿是汙垢。

  巴蘇帶阿米娜來到了Quest Mall,新舊印度將在這裏交匯。商場門口,保安攔住了阿米娜,因為“不穿鞋者不得入內”。巴蘇隻得借來輪椅,才避免了尷尬。

  “這是哪兒?太幹淨了”,阿米娜問道。過去她隻敢透過櫥窗朝裏望。巴蘇推著阿米娜來到奢侈品店,店員疑惑的眼神出賣了心中所想:為什麽中產階級的婦人會和一個窮老太在一起?“有什麽可以幫您嗎?”店員問。巴蘇示意詢問阿米娜,店員有些莫名,隻得又禮貌地問,“我給您拿一款包?”

  阿米娜指了一隻包,詢價後店員說是12.5萬盧比,相當於1865美元。

  巴蘇去看阿米娜的反應,但後者什麽反應都沒有,因為她對那麽大數目的錢根本沒有概念。對阿米娜來說,隻是抽象的“很多很多錢”而已。對阿米娜來說,至少要花25年才能買這一個包。

  再創奇跡,還是走下坡路?

  如何解決嚴重的貧富不均問題,是印度上下麵臨的難題。印度經濟是會再創奇跡,還是已經開始走下坡路?

  一些專家認為,過去15年間,印度經濟呈無就業增長,在無形中拉大了貧富差距。

  目前最大的問題在於仍有很大部分人無法享有良好教育和公共醫療。

  德賽提出,建立養老金係統,可以在短時期內造福數百萬人。為實現這一目標,印度政府已推出一項養老金計劃,盡管還存在諸多爭議。

  巴蘇又帶阿米娜來到商場內的一家頂級餐廳。阿米娜從沒有用過筷子和叉子,巴蘇告訴她可以用手抓。又一次,她們感受到周圍奇異的目光。

  “你覺得這地方怎麽樣?”巴蘇問。

  “我感覺從地獄來到了天堂。”

  在回程的車上,阿米娜用孟加拉語說了句,“我將永遠是個窮人,像我這樣的人沒有出路。”巴蘇不禁感到難過。

  窮其一生,阿米娜還是一無所有。

  這是2015年底的故事。10個月前,巴蘇得知阿米娜的住所被迫拆除,為了建造高層住宅。那片區域的住宅未來售價在15萬美元甚至更高。阿米娜和她的家人被轉移到另一片貧民窟。 (見習記者 楊瑛 編譯)


本文來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11/19/c_129744348.htm




Tag:
本文鏈接:http://www.cateringhk.com/424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