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委員建言《土壤污染防治法(

作者:Aviva 發表日期:2018-09-29 10:13:18

北極星環保網訊: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三十一次會議12 月26 日分組審議《土壤污染防治法(草案)》(以下簡稱《草案》),常委會組成人員和部分人大代表參加了審議。參加審議的代表和委員認為,土壤污染防治立法是解決土壤污染問題的根本性舉措,關係到人民群眾的身體健康,也關係到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和維護國家生態安全,是貫徹落實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保障農副產品安全和公眾健康、促進土壤資源有效利用的一部重要法律。代表、委員在審議中對《草案》提出了進一步修改的意見和建議。

地方政府應加強污染風險評估和管控

白誌健委員建議,一要貫徹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的立法原則。耕地的污染管控和修複,既要考慮土壤污染物的超標問題,又要加強對污染物超標農用地的風險管控。就是說,農用地風險評估與管控應該既監測土壤污染,又監測因土壤污染造成的農產品污染。建議在第四十三條中增加地方人民政府相關部門應該組織對產出的農產品污染物含量超過食品污染物限量國家標準的農用地進行土壤污染風險評估和管控等方麵的相關內容。

二要增加地方人民政府兜底條款。一般情況下,土壤污染是多重因素造成的,也是一個長期積累的過程,大多數的污染是因為自然因素、科技水平、認知能力等非主觀故意因素造成的污染,往往很難進行責任認定,也更難以歸責具體行為主體或者使用權人。建議這部法律應該突出政府在這種量大麵廣的農用土地污染風險管控和修複方麵的責任。

三要明確立法目的,釐清地下水污染防治監管職責。《草案》第四十二條和第四十五條對地下水污染狀況的調查和修複作了規定,但是地下水污染防治問題,在《水污染防治法》中已經有明確的規定。在本法中,地下水污染防治的監管主體不夠清晰,鑒於本法的立法目的主要在於防治土壤污染,保障農產品質量安全、公眾健康,建議地下水污染防治的內容不再納入本法,或者在表述上修改一下,與《水污染防治法》銜接,明確地下水污染防治的監管部門。

將項目選址土壤環境質量納入環評

杜黎明委員說,根據《土地管理法》,我國土地分為農用地、建設用地和未利用地三大類,但是在第四章風險管控和修複中,未涉及「未利用地」。他認為,風險管控和修複應該覆蓋所有的土地類型。建議增加一節「未利用地」,並明確其風險管控和修複的具體條款。

《草案》第十六條規定了涉及土地利用規劃和建設項目的環評要求,以及環境影響評價文件中應該包含的內容。經過審批的環境影響評價文件是法定文件,具有相應的法律效應。將建設前的項目選址土壤環境質量現狀納入環評文件,可以作為項目終止後,對其原址污染土壤修複的重要依據。建議將此條修改為環境影響評價文件中應當包含項目選址土壤環境質量現狀、針對對土壤可能造成的不良影響及應當採取相應的預防措施。

政府要大力支持土壤修複科研推廣

黃獻中委員說,東北地區是世界上僅有的三大塊黑土區之一。近年來,黑土地的麵積、厚度不斷減少。黑土地是不可再生的資源,需要採取必要的保護措施。現在的狀況是,有的地方污染得厲害,當前最緊迫的任務應該是修複受到污染的土壤。《草案》第四章講風險管控和修複,但是他認為,修複的法律剛性規定還是少了一點。

「這部法律在修複土壤舉措方麵,提供支持的內容還不夠多,建議加大這方麵的力度。」黃獻中委員建議,在第四十七條第二款之後增加一款,國家和政府要大力支持土壤修複方麵的科研推廣活動,要有相應的資金保障和科研力量支持,讓成果能夠盡快地從實驗室走出來。

根據污染損失評估結果決定罰款上限

楊邦傑委員說,長期以來,環境保護方麵一個重要的問題就是違法成本低。如第八十五條「違反本項規定,向農用地排放重金屬、有機污染物等含量超標的污水、污泥、清淤底泥、尾礦(渣)等的,處十萬元以上五十萬以下的罰款;情節嚴重的,處五十萬元以上兩百萬元以下的罰款」,「我認為應該改一改,應該改成具體的損失由評估單位評估,根據評估的損失、修複成本,決定罰款額度。」

楊邦傑委員舉了一個例子,有企業長期向沙漠、地下水排放污水,排放5 年、10年,可能造成的污染是1 億元、10 億元都無法修複的。這種情況下,應該對污染程度進行評估,依據修複成本確定賠款數額。如果判處最高限200 萬元的罰款,可能與修複費用相差太遠。本法應與其他法有所區別,修複成本是可以評估的,這種損失應該由第三方評估,根據評估結果決定罰款上限。

對修複質量和效果進行鑒定和驗收

袁駟委員說,第四十七條第三款規定,「土壤污染修複活動完成後,土壤污染責任人應當另行委託有關單位對修複效果進行評估,並將評估結果報地方人民政府農業、林業主管部門備案。」這款規定比較粗略,不夠明確,且不夠嚴格。

袁駟委員認為,第一,污染責任人委託有關單位進行評估合適不合適?應該確保污染責任人和評估單位沒有任何的利益關係,政府有關部門也要同意才行。第二,對評估單位的資質和資格也沒有明確規定和要求。「相關單位」比較籠統,什麽樣的單位可以開展評估? 評估者甚至不一定是單位,可以是組織起來的評估專家組,希望對評估單位的資質資格有所規定。第三,評估之後應該對修複的質量和效果有一個類似於科研成果鑒定和驗收的環節,然後再報主管部門備案。否則按目前此款規定執行,可能難以保證修複的質量和效果。

建議實施土地安全許可製度

呂祖善委員建議,建立、實施食用農產品農用地土地安全許可製度,保證食用農產品來自安全許可的土地。對商住用地的土壤安全實施許可製度。有些地方原是工業園區甚至化工園區,拆遷以後就變成商住小區,不修複則會產生嚴重污染後果。所以,這兩項製度能不能在法律上予以明確,這樣使公眾吃得明白,吃得放心;住得明白,住得放心。

細化依法公開土壤污染信息規定

王明雯委員說,關於信息公開方麵。一是建議對《草案》第七十八條第一款「環境保護主管部門應當依法公開土壤污染相關信息」的「相關信息」進行細化,即明確規定依法公開土壤污染哪些方麵的信息。

二是建議《草案》第十三條,關於「每十年至少組織一次全國土壤污染狀況普查」,增加一句話「普查結果應當向社會公開」。土壤污染問題社會關注度很高,土壤普查成本也很高,不公開則可能導致社會對普查結果信息運用不足,應該讓社會各方知曉,這樣一是便於社會各方參與污染治理,二是讓全社會更加重視土壤污染治理工作,對相關工作的推進具有積極作用。


本文來源:http://huanbao.bjx.com.cn/news/20180102/871348.shtml




Tag:
本文鏈接:http://www.cateringhk.com/60761.html